1. 舍逸斋首页
  2. 日常随笔

那年初八于二舅家大醉!!!

那年初八醉在二舅家

两杯酒下肚,发了两小时多酒疯。

困了累了,其实很多的晕,此季寻床猛卧一宿。

今晨昏醒中闻鸡鸣三遍披衣纵鞋,路走三步,发现有点不支。

体力精神状态都一个样,辞别亲戚后,迈着懒散的步伐。

没出百十步,感觉难以驾驭这似乎被酒精掏之一空的躯壳。

虚汗付之脊背。抬头挺胸往前看,起步跑。

靠!好累!!

似乎现在才知道车在油耗尽时的感觉。

“我”也想罢工,想原地休息,想饮水。

此时此刻什么感觉都上来了,抬头都很吃劲。

脚几乎是顺从着路的倾向拖往前方的。

水,不行必须现喝口水,我抄了条小路连摸带爬就“下”到河里。

此刻急不可奈把手伸进水里猛挥几挥,掬起半捧水往嘴里送。

三四捧后抬头望去,翠竹青山下那幽径。

“妈的,老子从小到大不知道走了多少遭,这次咋感觉这么远这么…”

臭骂了几句,要不是因为头天下雨,一屁股坐下去的念头都有了。

因为还早,路上行人并不多,只是经过了一两摩托车。

在快过去的时候,回过头来无力的看向他。

希望是熟人可以载我一程,但更为无力的是,它的探照灯直逼我双眼。

想从这灯束中透过去看清楚被后的那副嘴脸根本没什么可能。

到是他从背后看我时八成把我看成疯子了,昨晚睡得头发有点乱。

再加上身体发汗时扯开的绵袄…得得,老实走把。

这时更能感觉到的是‘距离再远,路就再车下’这句话离现实是多么遥远。

就在这胡诌中,终于来到村口。

迎面而来的有赶路异地工作,有送客的,更者还有送子女奔赴外地工作的。

三三两两的凑向大队赶那一天一趟通往镇里的农村巴士。

费力地回应着他们的招呼,心里莫名伤感,就像我心里的这片天快塌了。

家,永远到了,我努力的举起双手,敲门。

听到敲门,母亲叫了我一声,我低沉的答应了声,感觉时间不动了。

起来开门真慢,本来就没什么气力了。

见门只是支了下,我甚至有点气恼了,但实在太累了,还是选择把门靠开来。

进门我端起杯子就是一阵亲,续了几杯我再也站不住了。

扒了棉袄,倒在了床上,此时浮现了很多美味在心里。

唯独没有烟酒…实在忍不住了,我努力的爬起来。

打开厨柜,调羹、杯子、牛奶、红糖,调了整整几大杯。

咕噜呼噜的牛饮起来,顺手拈了一把葡萄干塞进嘴又是一阵嚼。

抓了根火腿肠扒了就啃!

终于来了点气力,趁势脱衣捂被。

无奈满腹汤水难以入睡,唯持手机排此文,以告诫自己,醉生不如死!

一二年正月初九记

发布者:胡也,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iiiii.com/22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2条)

联系我们

33589850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33589850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