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酒

酒这个东西,和朋友喝是喝酒。
喝酒还是挺不错的,约上几个好友,一边喝一边侃大山,天文地理,星辰大海,南南北北的想到哪就喝到哪就聊到哪。
心情舒畅时,即使是一包花生米,几两上不得台面的杂牌酒,都可以无所顾忌的发酒疯,说酒话。(其实也就是酒后,烂屁话多了些。)
那些带着酒味的话,说好听了乐呵呵,说的不中听,过后谁也不记仇。话酒
这一切的前提是在“朋友”面前,那种轻松,可以肆无忌惮的敞开心扉,我感觉是在这个复杂环境下难以言喻的快乐。
现在身处的这个环境是真的令人抑郁,有话不想说,有话不想说。
没有最质朴的几个兄弟那么爽,当然那也是最难的的兄弟。
酒,本来就是放松的,在另一个圈子里,酒量甚至被当成了社交的筹码,实话,这真是让人不痛快,我这么一个笨人,吃这种饭感觉是最不痛快的。
特别是陌生圈子的陌生话,不想硬挤不想凑,这也是说明我不想走出固有的舒适圈。
和那些酒肉在一起,感觉纯粹就是消耗能量,特别的疲倦。
无力的感慨,在这个不老不少的年纪,活成了最低下卑微的模样,这中最大的果都是我作出的因。
深刻反省,这些和努力无关,和资质无关,和天真浪漫的心性脱离不了关系。

发布者:胡也,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iiiii.com/262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