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去城里作,晚归乡里眠【舍逸斋-茶吧】---待修

朝去城里作,晚归乡里眠【舍逸斋-茶吧】---待修

清晨

换马乘车来到深圳

总是能够准点抵达那间花了一千大洋租来的出租房里

这间房子,最多的作用也就是提供我午休和做午饭和洗澡的空间

白天,我穿过乡间的迷雾,来到了这个熙熙攘攘的大都市劳作

我的工作很简单,

为那些俊男俏女们带来欢心便好

(不要想多了,我做的可是正经行业)

在一个办公大厦的天台开了一家名为舍逸斋的茶吧,

迎来送往的工作,有两个俏丫头,端茶送水的还是那两个俏丫头。

而我,烹茶,买笑就行。

咳咳......

其实呢,主要就是在装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环绕式音响的茶吧内,的一个小暗格内,讲讲故事

要说啊,这些人也真是很无赖,

一杯茶只需要188,但是他们却总是能够在我这只有三百平的小小茶吧内泡上一整个上午or下午。

期间,还有些人是成双成对的来,

形单影只的占据多数

就像我一样是个单身狗,奈何这些单身狗每每听到我这个单身狗讲述那些风花雪月时,目光总是露出些许期盼

甚至每天都有一两个人想要通过那两个俏丫头来要我的微信。

真是想的太简单了,我这么高大帅气气质不符的一个优秀男人,岂是你们说加就能加到的?

所以到底有没有加到我,你自然想的到。

工作具体内容就是讲述我自己闲来无事杜撰出来的故事

这些故事或惊险,或暧昧,或梦幻,或仙气飘飘,总之人间百味全部夹杂其中

我喜欢透过暗格的窗户,看到那些人沉迷故事中的模样

那些人却不知我身在何处,沉浸在故事之中似乎也忘记了故事的诉说者

到了傍晚时分,茶吧里播放的便是我从早间录制下来的内容

这个也就是我该下班的时候

一个普通打扮的小年轻穿过茶吧时,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

只是穿过某个少女面前,可能打断了他发愣的神情会多看我一眼

到了出租房,换上一身衣服,便神色匆匆的回我乡下住处

朝去城里作,晚归乡里眠【舍逸斋-茶吧】---待修

下了地铁后,步行个两分钟就能抵达我的驿站。

“何叔叔,我回去了啊。”

“嗳,好嘞,明天记得帮我带张双色球,是这个号码。”

听到我的声音后,一个身穿黑色围裙,理着个清爽平头的男人从驿站的小木屋里面走了出来,带着些许炒菜的油烟味从里屋走了出来。

说着话,用围裙擦拭着手,从兜里掏出一张便签递了过来。

接过便签,扫了一眼后,发现依旧是一长串数字没有细看,便随手放进了外套的内兜,还习惯性的拍了拍内兜的位置。

“喝喝,中了请你喝花酒去。”

何叔叔满脸得意的笑着,似乎明天就是他领奖的日子一般。

dadada

木屐踩踏在小屋的实木地板上十分清脆,接着吱嘎一身,木屋侧边的小窗户打开,探出一个梳着长长的麻花辫的脑袋,冲着我看了过来。

“你个老不正经的,可别在人家小苏面前丢人现眼了,还喝花酒......"

“对了,小苏,你吃过了没,要不在我们这里吃吧。”

“不了,家里的食材都准备好了,晚上不吃可就糟践了。”

我看着这个小阿姨的笑容,竟然有些痴

不是晚霞的映照下的酒窝吸引住了我,而是今日下午故事中的女主角正是按照她做出的人设

总觉得何叔叔和小阿姨,今晚将会发生些特别的事情

接过何叔叔递过来的缰绳,很是习惯性的撸着它那越发顺滑的鬃毛

“谢了。”

见我道谢,何叔叔没有和我多做客气,冲着我回家的路扬了扬下巴

抬脚跨上马镫,没有再做理会她们两口子

夹紧马肚子蹬了蹬双脚,白马打了个响鼻后,咯噔咯噔小跑起来。

夕阳已经落下了将近一半,

我迎着希望的方向策马扬鞭,心里惦记着家里的那几道还是半成品的食材,

想到他们的滋味,不由的又大喊一身“驾”

发布者:胡也,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iiiii.com/2710.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29日 下午11:39
下一篇 2022年4月3日 下午10:1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